当前位置:首页> 学员专区 > 优秀校友

【优秀校友】丁酉鸡年于滨海之

    她是90后,一位带有神经质色彩的天蝎小才女,经常看见她在课间拿着一本厚厚的古汉语文学书坐在楼梯上翻阅,用我们开玩笑的话说“专业研究古汉语十年”。

    她喜欢民谣,奥不,准确的说是喜欢唱民谣的那个男神,反正不是赵雷,但是也是位略有沧桑感的男人。

    有人说:我有酒,你有故事吗?但是也许我会说:她有酒有肉有吉他,也有故事,你要听吗?

    我不知道她是否喜欢摄影,我曾问过她,但是得到的回答是:喜欢呀。

    “怎么没看见你拿相机去拍照?”

    “不想拿,不想拍。”

    “喜欢摄影还不想拍照?!”

    “恩”

    “为什么呢?”

    “不知道”

    “.......”

    好吧,你任性。

    也许她学习摄影是喜欢摄影的自由,也许是喜欢摄影能留住回忆,也许是为了拍好她的男神,不得而知,各有原因吧。喜欢就好。

    她叫孟奇岩,起初,我以为是个男孩子,没想到是枚文艺闷骚的女青年。

     

    孟大才女本尊,照片里的她很文艺,略显忧郁,(正值青春大好时光,不知道你忧郁个啥)。

    对文言文近十年的钻研,对古汉语的疯狂热爱,没事便小作几首诗词,于是乎,便有了下文。

     

    生于深秋,性喜静,意清幽。至丁酉年,年华廿二,困于象牙塔十数载,初涉社会,万事皆感新鲜。

    自幼即愿拥群书,本质轻名利,举动自由专;淡漠难羁绊,冷情任逍遥。心极细而记极强,多愁身亦常善感。平素喜挥笔泼墨,执清茗,呼旧友,畅叙幽情。亦寄情于山水,独自一人游历全国,经风景无数,或重岩叠嶂,或沃野千里,或古墨溪荷,无不渐使心志坚毅,意念醇厚,纵无仲尼墨翟之贤、管仲伯夷之能、王勃曹植之才,仍求或有一日,终成鸿儒时。

    后出行日益远广,感悟随之加深。悟天地之伟岸,念岁月之蹉跎,悲现世之沉稳,忧今生难长乐。遂拾起相机,欲以镜头定世间百态,凭光影掠浮生万象。果使景文结合,相辅相成,大有渐入佳境之姿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 《相思引》
    三月烟花风舞起。未惊江岸粉桃栖。千里慕铭,相见亦欢时。
    一念情深述君知。暗自潸然几相忆。任是缘薄,莫负近归期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《蝶恋花》

    犹记暮春初相识,凝眸君影。暗将彤管寄。奈何流光催分离,回首谁解鲛珠意。

    心绪难谙衍天际,临风洒泪。凭栏空伫立。最使伤神人间事,却慰锦瑟情不惜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 《蝶恋花》
    季春碧桃初露早,落英飘红,盈盈临江绕。君音玉润人间谣,阑干独倚戚怨消。
    惜别心绪惊乱扰,去意彷徨,哽咽叹缘薄。已慕千里慰寂寥,何畏天涯自飘渺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《南柯子》

    残叶无归处,怏怏漂泊愁。晚风缱绻见时柔。一任卷携不问风雨骤。
    冷雨惊寒秋,心事笺兰舟。十年韶光叹难收。燕未成双单飞绕空楼。

     

    秋日堪比逢春来,遥忆稚气未脱时。

    往昔容颜依稀存,再聚已然焕英姿。

    随风起舞伴花零,沧桑不减长相忆。

    纵有伤怀使涕零,亦可传盏去相思。

    总有痴情情依旧,不得相望眸光凝。

    草木漂浮尽思君,秋风更紧催分离。

    哽咽只于夜深时,涕泣何从难下笔。

    凄离一阕钗头凤,世情疏落唯叹息。

    心扉渐紧侧思恋,朝暮长念君容颜。

    时序消亡千古同,不知再会于何年。

    残阳半掩余斜晖,瘦柳西风困窗栏。

    聚散枉然总流传,何必琵琶奏别怨。

    胭脂和泪染纱幔,鬓云生霜落芳笺。

    殇满怀,奈何凝噎恨心无法做哀言!

    霞芒不知归何处,萧萧影立凭谁诉。

    一梦千年浅吟过,银河凌波逝几度。

    同月倾照燕子楼,独倚归处惹闲愁。

    别情但述魂即哭,伊人欲亡逐风流!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别离始兮,心忧从之。  
    但遇不随,辗转难寐。 

    女子颜兮,如芳如芷。  
    心之所好,唯女乐兮。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  
    不见佳人,星月不移。  
    欲见不得,是夜太息。  
    急近女兮,徘徊寻之。  
    情至初兮,徒羡岸彼。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  
    几欲成言,却缄其口。  
    若得护之,定求莞尔。  
    未及道情,心之悔矣。  
    红颜春尽,静言观之。  
        
    几欲成言,再缄其口。  
    言之寥寥,终我弃之。 
    心之难按,步犹畏之。  
    纵可效之,实非我矣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To 东方视线:

        光阴匆匆,更识春秋无情,落红随风,掩卷长思。转瞬,去岁辞故人,不知人事几更,环膝倚阑,犹记旧时欢愉。竟起沧海桑田之凄然,唯寄此文,聊表慨叹。

        初入东方视线,正懵懂,无所知。幸遇恩师,循循善诱复谆谆教诲,言传身教,耳提面命,受以提携,屡屡如梦初醒,醍醐灌顶时,敬仰之心溢于言表。后续见识之开阔,学问之趣味,心境之豁达,无不得益于此。毕竟若无师之规劝训诫,既非芝兰玉树,亦无孟氏芳邻,纵十年常苦学,怕终不免平庸无为。而今值志存高远时,若终有所寸得时,誓当饮水思源。

    今欲再起征程时,谨拜文以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丁酉鸡年于滨海之畔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
     

    文:孟奇岩/鑫sir

    编辑:鑫sir

     

关注东方视线微信公众平台
关注东方视线微博
校区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工体北路4号(北京机电院内) 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中路67号中视云投大厦6层
在线客服